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搜牛故事网 > 人生故事 > 爱情故事 > 大结局最新《溺在帝王温柔乡》锦红妆君九墨全文在线阅读

大结局最新《溺在帝王温柔乡》锦红妆君九墨全文在线阅读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8-06-02
大结局最新《溺在帝王温柔乡》锦红妆君九墨全文在线阅读,简介:那声音像是冲进了锦红妆的心里,眼里有过一丝犹豫,她感觉到了君九墨的愤怒,有些后怕,然而此时抽身已晚。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都要被撞碎了,不知道被要了多少次,她从一开始的清醒到后来的迷迷糊糊,依稀记得的只有……喜欢就点击阅读全文吧!

第四章 骗子

  “我从没爱过你。儿时不过是觉得你有些不一样,才与你玩玩,如今也玩腻了。想甩掉你不容易,下药引你过来,让人以为你不知羞耻,这样结局最好不过。原本我该和你一刀两断,再也不见。不过现在,我倒是该主意了,看你这幅恨而不得,怨而不能的样子,似乎还有些趣。锦红妆,好好伺候我,若我哪天心情好,说不定就放了你。若你惹怒我,你将军府上下,必然无一生还!”

  君九墨一字一句的开口,目光阴鸷的看了锦红妆一眼,随后大步离开。

  “噗!”

  他走后,锦红妆一口鲜血伴随着黑色药汁吐出,目光紧盯着他离开的方向。

  心疼的像是数万根针在扎,她嘴角扬起,面上全是嘲讽。

  她一次一次的给机会,却又一次一次的将自己推进更深的深渊。

  她珍而重之的爱情在他的眼里不过是玩弄,她甚至曾经希翼着能和他白头到老,儿孙满堂,现在看来,全是一场笑话。

  “君九墨!你怎么能这么对我!怎么能这么对我!啊!!!”

  锦红妆失控的大叫着,手一下下的拍打着床框,目眦欲裂,脸上全是痛苦的神情。

  伴随着尖叫,她再次陷入了昏迷。

  太医立刻进来医救,君九墨一言不发,脸上寒冰却是千年不化,目光灼灼的盯着太医,好似有一句不好,他的命就保不住了。

  锦红妆不知外界事,只一心沉睡在梦里。

  偶尔她也有短暂的清醒,觉得耳边隐约的有说话声,那声音熟悉却又陌生,她时常感觉有人照顾在自己,却又不知道是谁。

  她感受得到,却不曾睁开眼,更不曾真正的清醒过。

  锦红妆再次醒来的时候,什么都变了。

  她因为不知羞耻被所有人唾弃,成了所有人的笑柄,唯有将军府不嫌弃她,然而正如君九墨说的那般,她再也回不了将军府。也如叶昭雪想要的那样,她成了太子府的卑贱丫头,而叶昭雪成了真正的太子妃,今日正是大婚之日。

  当听闻大婚的那一刻,她神情恍惚,她强硬着起身,苍白着脸色,站在堂厅的角落。

  高堂之上,他们二人嫁衣如火,一位是太子,一位是丞相千金,当真是珠联璧合,羡煞她人。满堂宾客喝彩,她宛若过客。

  然而当看到他们欢喜时,她心中所有的怨恨都聚集起来。

  她伤痕累累,她被欺骗,她无处可归,罪魁祸首却恩爱欢愉,凭什么!

  愤恨犹如暴风雨席卷了锦红妆,理智全都消失不见,她的眼中只有那两个恩爱的人,那入目的嫁衣红的似火,灼烧着她身体的每一寸。

  夜落下,太子心情好,送着满堂宾客,新晋太子妃叶昭雪心情欢愉,有意得意炫耀,特意让锦红妆进来伺候。

  “本宫今日大喜,你却穿的这么放浪,还想再下贱的勾引吗?如此本宫就成全你好了!还不把她衣服给本宫扒了,扔出去赏给辛苦的侍卫们!”

  叶昭雪漫不经心的说着,说到最后眼睛里带着恶毒,语气也浓重了几分。

  君九墨对锦红妆的宠爱,让所有北京城的人羡慕嫉妒恨,如今她一朝不得宠,她必须要永绝后患,让她再也不得君九墨的恩宠。

  纵使她想锦红妆一死百了,却也还是怕她会因此留在君九墨的心底,毕竟男人都有劣根性,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锦红妆抬眼定定的看着叶昭雪,眼中情绪翻涌着,她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一动未动,叶昭雪身边的丫鬟依言走过来,伸手就要扒了她的衣服。

  那丫鬟已经拽住了她的衣服,眼看就要撕下了,锦红妆突然的目光凌冽,丫鬟吓了一跳,瞪大眼睛看她,还未有所反应便软着身子倒了下去。

  “你……你做了什么?”叶昭雪诧异着,惊坐起来。

  眼前这人哪里还有平日半分的懦弱单纯,简直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她心下不安,又觉得自己多想了,这里可是太子府,而不是将军府,而她是真正的太子妃。

  思及此,便又安定了下来,语气也骄纵强硬了许多。

  “你敢动我一分一毫,太子不会放过你的!”

  锦红妆闻言,嘴角带着讽刺的笑容,她未置一词,一步一步的逼近叶昭雪,目光中难掩愤恨。

  “我动不动你,他不是都不放过我吗?你们一个个的,全当我是傻子,耍的我团团转,你当真以为我就这么算了?我不要的,你也别想碰!”

  她冷哼着,占有欲显露出来。自小她便有这样的想法,她的,谁也碰不了,哪怕她不要的,也不行。

  往日,就算君九墨只宠她一人,从不对她人多看一眼,她也不允许有人光明正大的打君九墨的主意,她从不使坏心眼,但那些觊觎她的,从没有好下场,她一向光明正大,亦因有他护着,出了名的骄纵跋扈。

  时至今日,她本性依旧如此。

  在叶昭雪的错愕下,她已来到了叶昭雪的面前,出手迅速,眨眼的功夫,她手刀已下。身穿凤冠霞帔的叶昭雪根本来不及反应就倒了下去。今日太子大喜,门口的守卫早就退下,无人发现这里的情况。

  她父亲是镇国将军,如此简单的击晕动作她自是不在话下。

  她看着叶昭雪,越发的觉得不屑,君九墨的眼光离了她,果真是差到不忍直视。

  嘴角带着冷笑,她拖着叶昭雪往外走,没一会儿,又回去,她将那个丫鬟也拖了出去,一套动作行云流水,片刻后她重新回来,坐在那张刺目的喜床上,端坐在叶昭雪刚刚坐下的位置,等着那个人的到来。

?

第五章 惩罚

  满屋喜庆的红色,却刺的她眼睛都有些涩感,心尖顿顿的疼着。

  他曾说,待她长发及腰,他铺满十里红妆,用八抬大轿娶她进门。

  誓言犹在,人心却变了,一切皆已物是人非。

  她今日做这些,既是报复,也是为了自己。她不可能一辈子被君九墨掌控着,出事至今,她还未见过爹爹,不知他老人家如何,想来也是为她操碎了心。

  她既无法自己出去,便要君九墨送她出去!

  屋外渐渐地有了声响,她不动如山的坐着,眼底闪过一丝悲伤,转瞬即逝。随着门被推开的声音,一身喜服面无表情的他出现在了眼睛里。

  一袭红衣,将他沉稳暗遂的脸柔和了一些,不似之前那般特别有压力,却又越发的衬得他妖孽。

  只是看一眼,她的心仍旧会因此而牵动,她倾覆有所感情,岂能说放就放?

  她深陷他美貌,心在悸动着,差一点就忘了她此行的目的,他冷漠的声音及时劝阻了她的心动。

  “你怎么在这!昭雪呢?”君九墨在两步之外立定,冷着眸子看她,神色阴沉着,无形中带了不怒而威的压力。

  看着,看着,她却笑了,笑的妖冶。

  曾经,能牵动他情绪的唯有她一人,现在再也不是了。

  “你的太子妃问我作甚?她手脚健全,又不痴傻,难不成我还能藏着不成?”她浅笑嫣嫣,纯净的略显苍白的脸上充满了无辜。

  君九墨怒目而视,急速到了她面前,拽着她的手,强迫她站起身,自高而下的气势压人一等,手下的力道像是要折了她的手。

  “锦红妆,不要试图惹怒我,后果你承担不起!”

  锦红妆看着他,被他的怒气惊了一下,身子颤抖了一分,随后笑出了声,像是听到了什么好听的笑话。

  “呵。”

  她微微向前,靠近他颈侧,吐气如兰,嘴角带着似有似无的嘲讽。

  “君九墨,我还有什么承受不起?上刀山,下火海,入修罗地狱,你都得陪着我!”

  她低眸,看着那修润如玉的脖颈,越发的靠近一分,两个人贴的越发的近,她舌尖轻舔,满意的看着眼前的人颤动了一分。

  “你莫不是忘了,我已经不要你了,你如今不过是个低贱的奴婢。”君九墨嗤笑着,狠狠的推开了她,用力的擦拭着脖颈处,像是触碰到了极为肮脏的东西。

  锦红妆被那力道推跌在地,身上衣衫因此而半露,她无所谓的笑笑,纤细的腰身,姣好的身材,清纯的脸、妩媚的腰身,无一不在炫耀着她的美好。

  君九墨眉头紧蹙,看着那场景,心里升起一阵阵的火,身体异常的躁动不安,他阴鸷的双眼盯着锦红妆,似乎要看出个窟窿来。

  “人人都知我不知廉耻,故意下药勾引你,他们说也说了,我也挨打了,总得坐实了不是?不然我多无辜啊。”她狡腆的笑着,蓦地起身踮起脚上前,吻上那薄唇。

  就像是报复似的,她轻咬一下,立刻血腥味充斥着嘴里的每一个角落。

  “砰!”

  君九墨极力控制着,猛地伸手推开她,神色厌弃,却仍旧遮掩不住脸上的潮红,其中缘由细想便知。

  锦红妆一时不察,往后退了几步,腰部撞在了榻边,疼的她脸色沉了几分,也不如之前的神色自若。

  “贱人!”君九墨怒骂一声,擦了擦口上的鲜血,眸光在触及她时,暗了几分,身体的某一处蠢蠢欲动。

  锦红妆看着他脸上的潮红,怒气也上来了,丝毫不再管他,抬脚就要往外走。

  “太子殿下这般厉害,那便自行解决吧。再不济,也能出了院子喊来侍卫奴婢。如今我为罪人,伺候不起。”

  她嘴角嗤笑着,话音落下便越过他身边向外走,错过那一瞬间她脸上所有的表情全都不见,只剩下无边的寒凉。

  他们比谁都了解彼此,也知道彼此的短处。君九墨因下药而迁怒抛弃她,那她便以此来恶心她。

  君九墨本就在极力压制,她过来时带来一阵体香,他脑袋一空,欲念起,便再也控制不住。

  几乎是眨眼间的功夫,他便转身自后将她抱进怀里,手下用劲之大让她的身上立刻出现青紫的痕迹,他毫无理智,只凭本能,他直接从后面将她按在了地上,褪下衣裤,下一秒便毫无温情的侵略她。

  一切只发生在一瞬间,锦红妆丝毫未反应过来。

  “额~”突如其来的进入让她吃痛,整个人都颤抖了一下,后背上的伤因为粗暴而撕开,泛着点点血红。

  “刚刚还一副嫌弃的样子,如今却又这般,太子殿下原来也是会变脸啊。”

  她咬着牙承受,一句话说的断断续续,勉强的扬起得意的笑脸,侧首看他,故意的刺激着他,她不痛快,亦不让他舒服。

  “锦红妆!你自找的!”

  君九墨怒吼着,身下动作一下比一下用力,他就像疯了一样,双眼赤红,紧紧的禁锢着她,恨不得将她揉碎进自己的身体。

  “你会后悔的!”

  他越发的用力,声音带着沉闷的嘶吼,表情却阴狠的让人心颤。
?

第六章 丑事

  那声音像是冲进了锦红妆的心里,眼里有过一丝犹豫,她感觉到了君九墨的愤怒,有些后怕,然而此时抽身已晚。

  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都要被撞碎了,不知道被要了多少次,她从一开始的清醒到后来的迷迷糊糊,依稀记得的只有他的粗暴和怒吼,她越发的觉得不能再久留。

  许久过后,身上的人终于停歇了下来,欢愉过后,她浑身酸软无力,迷糊间陷入沉睡,她刚合上眼,一盆冷水从天而降,那水寒冷刺骨,浇的她透心凉。

  “昭雪在哪?”

  君九墨站在身侧厉声问着,眼神讳莫如深,不复刚才的狠戾。

  锦红妆嗤笑一声,慢条斯理的从踏上缓缓坐起,纵使身上骨头疼的要散架,她也没表现出一分。光滑白皙的皮肤上皆是青紫痕迹,颤动人心。两边鬓发湿漉漉的锤在两侧,她也不曾在意,只目光带恨的看着他。

  “着什么急啊,本来时间刚刚好,谁让你那么快啊,真是没劲。”锦红妆故意挑衅着他,明里暗里说他无用。随手拿过衣服穿在了身上,挡住那一身的痕迹。

  堂堂男人方不能受此羞辱,更何况是君九墨。

  当下,他的脸色瞬间就变了,伸手紧紧的掐着锦红妆的脖颈,将她抬起。

  锦红妆双脚离地,双手挣扎着搬开他的手,脸色由红变紫,差点喘不过气。然而那目光却始终如一,不曾有过半分害怕。

  “别跟我耍花样,说!”君九墨声音带着怒气,震得锦红妆浑身一颤。

  他松开的同时,她跌落在地,咳嗽不止,大口的呼吸着空气。

  “咳咳!”

  锦红妆狼狈的坐在地上,眼角隐约的泛着泪花。

  她的心都疼的颤抖起来,身体的每一寸都像是针扎似的疼。她的脸上恨意浓郁的像是要把人吞灭。

  她看着眼前的人,脸上越发的觉得讽刺。

  他疼了她数十年,她等了他数十年,他一场计谋,将这些全数作废,既然不欢喜,当初何必来相遇?

  他让她身败名裂,他让她遭人唾弃,他更是让她无家可归。

  昔日将军府大小姐如今在这太子府,连丫鬟都不如。他将她的真心践踏,却还在折磨着她!

  “她还不配脏了我的手,你书信一封,我与太子府脱离关系,将出府令牌给我,待我出府,她便会安然无恙归来。”

  她语气平静,不见半分波澜,唯有紧握的双拳泄露出她有多么的紧张,这般威胁,她赌的便是他对叶昭雪的在意程度,但不论何种,都不是她想要看见的。

  君九墨目光沉沉的看着她,脸色一点一点下沉。

  她感受到来自他目光的压力,她不敢看,也不敢退缩。

  就在她以为他不会答应的时候,他应了,提笔便书写,片刻就好,看着那张纸和令牌,她仿佛看见了出路。

  她看都不曾看他一眼,收起东西便蹒跚的站起身,往外走。

  君九墨站在原地,没动,神色未名,眼中似乎有着巨大风暴,屋子里安静的仿佛刚刚都只是一场梦。

  他敛了敛神,微微侧身,看着锦红妆即将踏出去的脚,冷声开口,似腊月寒风。

  “今日你若敢出太子府一步,明日便是你将军府尸身满地,无一生还。”

  他的声音入耳,刺的她心里一颤,抬起的那只脚怎么也落不下去。她想要当做没听到这句话,可正因为了解,他说到做到,才不能无视。

  “你到底想干什么!”

  她转身,怒目而视,每一个字都是咬着牙说出来的,眼中有着滔天的怒火和仇恨。

  看着锦红妆的愤怒,君九墨反而笑出了声,走至她身边,摸着她的侧脸,语气温柔的不像话。

  “怎么多年,我们总还有些情分在。你身上的滋味倒是一尝便上了瘾,我若玩腻了,便会放你离开。”

  多么荒唐欠揍的话,可偏偏经过他的嘴里,就延伸了暧昧,如若不是她狠狠的将指甲掐进了手心,便又深陷他的圈套而不自知。

  “你不是想要知道你的太子妃在哪吗?我就带你去看。”

  锦红妆抬眸冷笑着,将一切按捺下来。她想走,但她畏惧君九墨,将军府不能出事,她赌不得。况且她已有令牌和文书,如果发生变故,她将竭尽所能离开!

  不过一句话,君九墨便懂了她的意思,嘴角泛着笑,跟在她身后而去,走几步就到了后院,这下不用她说,君九墨就知道人在哪里。

  站在院中,令人遐想暧昧的声音层叠不穷的从屋内传来,可见其中的激烈。

  “新婚夜,太子妃与别的男人有染,太子您真的是脸上有光啊,亮的发绿啊。哈哈哈……”

  锦红妆忍不住的大笑出声,笑的那般的张狂。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君九墨怎么对她,她就怎么对叶昭雪!

  不过就是咎由自取,他和叶昭雪密谋害她的时候,就该想到也会有今天。

  她以为君九墨该是愤怒的,该是怒不可遏的,这同样是她的目的,可是她看着冷静的站在那里的人,她不确定了。

  一个人爱另一个人是什么样子,她清楚的知道。

  以前的君九墨让她以为爱,现在的君九墨,让她知道什么是不爱。可他对叶昭雪,她猜不上来。

  “锦红妆,时至今日,你仍旧是蠢,我倒要看看你何时才能变得聪明。”

  君九墨转侧,目光深邃的看了锦红妆一眼。

  莫名其妙的话语,却像是暗藏了许多不可言说的东西。

  话音落下,锦红妆甚至都来不及问为什么,君九墨已经抬脚向前。

  她看着他步伐沉稳的走过去踹开了门,将屋里衣衫褴褛的女人抱走,她看着他将男人打晕,锁在了屋内,她看着他抱着叶昭雪从她的身边目不斜视的走过去。

  她的心在那一刻痛到了极致,浑身颤栗着,终是腿软了,在深夜的寒风中慢慢的倒下去,那一刻,她全身冰冷的像是寒冰,没有一丝温度。

  她不曾看到身后那人蓦然停下的脚步,亦不曾看到那人放下手中人,大步过来轻柔的将她抱起,仿佛她是全天下最好的宝贝。

标签:大结局帝王

    搜牛故事网 http://www.sybhwy.com

    Copyright 2002-2018 梅州市华宇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4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