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搜牛故事网 > 人生故事 > 爱情故事 > 独家完整版《前夫非要赖上我》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独家完整版《前夫非要赖上我》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8-03-23
独家完整版《前夫非要赖上我》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简介:我和江一枫结婚三年,就恨了他三年。是他,用卑鄙的手段夺走了我的初夜,逼走了我的初恋。这三年来,我绞尽脑汁,用各种方法迫使他跟我离婚。可这家伙油盐不进,死活不撒手。直到我的初恋回来……喜欢就点击阅读全文吧!

第七章 桃花妹妹来了

?

  两天后,陈佳佳还没查出项链的买家,我和江一枫倒是被婆婆强硬的拽回了老宅。

  婆婆在电话里催得十万火急,我们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

  谁知刚一进门,一个五大三粗扎着两条麻花辫的壮硕女孩一见江一枫,兴奋地直接扑到他的怀里,连累站在江一枫身边的我差点被撞飞了去。

  “一枫哥哥,你想死俺了。”女孩子抱着江一枫撒娇,硕大的脑袋在江一枫胸口蹭来蹭去。江一枫十分尴尬的试图推开她,可这女孩子的力气似乎真的很大,江一枫推了两次都没推开。

  难得看到江一枫这么窘迫,我抱着胳膊幸灾乐祸的看好戏,此刻,要是有包焦糖瓜子在手就更加妙不可言了。

  江一枫狠狠瞪了我一眼,再次试图推开女孩,“你干什么?你谁呀?”

  “一枫哥哥,你都不记得俺了吗?”女孩抬起头,一脸哀怨的看着江一枫,脸上两坨高原红格外醒目。

  这么质朴的姑娘还真是不常见啊,我心里得意的嘀咕着。

  难得看到婆婆笑得一脸灿烂的走过来,对女孩儿说道:“桃花,快松开你一枫哥哥。都是大人了,怎么还能像小时候一样。”

  桃花羞答答地松了手,一脸憨笑的站在婆婆身边。

  “妈,你这是?”江一枫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妈。

  婆婆笑道:“一枫,还记得你小时候,妈妈老家有个闺蜜陈姨吗?这是陈姨的女儿桃花。那会儿老跟着你屁股后面转的,记起来没?”

  “哦——”江一枫答应了一句,看了一眼桃花,客气又尴尬的笑了一下。

  “一枫哥哥,你现在好帅呀!”桃花十分花痴的盯着江一枫,呵呵的笑个不停。我乐坏了,也跟着呵呵笑了两声。听到笑声,桃花这才发现江一枫旁边还站了个我。

  “姐姐,你长得真好看。”桃花自来熟的走到我面前,拉着我的裙子左看右看。

  “好看有什么用,又不能生!”婆婆突然来了一句,顿时破坏了一派祥和的气氛。

  江一枫看了我一眼,似乎为缓解尴尬,对桃花说道,“来了就好好玩几天,我找人陪你!”

  “干嘛找人陪呀,一枫,你陪桃花。”婆婆强势的指派道。

  “妈,我还要工作。”江一枫赶紧推脱道。

  “工作重要,还是孩子重要啊?”

  “什么?”我和江一枫都愣住了,不知道他妈这唱的哪一出。

  婆婆见说漏了嘴,干脆挑明道:“我就明说了吧,既然渺渺不能生,你又不愿意离婚。我只好找人来给我们江家传宗接代了,桃花就是来给我们江家生孩子的。”

  “妈!你也太离谱了!”江一枫气的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婆婆干脆懒得理他,直接对我说道:“渺渺,我想你应该没什么意见吧!”

  我愣了一下,连忙摆手道:“没意见,没意见!您随意!如果桃花生了孩子还愿意带着,那就再好不过了。”

  “方渺渺!!!”江一枫几乎要气疯了。我看他冲我走过来,赶紧躲到婆婆身后。

  “我不同意!!”江一枫大声吼道。

  “你不同意,我现在就死给你看!”婆婆又使出杀手锏,随手从茶几上拿了把水果刀架在脖子上,一副儿子不从就立马抹脖子的样子。

  我连忙和稀泥道:“就是,一枫,你怎么能这样呢。看把咱妈都气成什么样子了。桃花妹妹多好啊,又纯朴又天真。你看她那身材,一看就是生男孩的料。就算你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江家列祖列宗考虑吧。”

  江一枫正不知怎么劝他妈妈放下屠刀呢,听我这么一搅和,更加气的七窍生烟,把一腔怨气转到我身上骂道:“方渺渺,我看你是唯恐天下不乱!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朝他吐了个舌头,继续站在一边看好戏。

  “一枫哥哥,你就这么不喜欢俺吗?阿姨,俺看俺还是回去算了。”桃花哭得稀里哗啦,婆婆更加急了,手一抖,刀子划破了点皮,脖子上浸出血迹。

  江一枫只好气急败坏的吼道:“都别闹了!您说什么就是什么吧!说完,转身负气回到他在老宅的书房。”

  婆婆得意的放下刀子,对我吩咐道:“渺渺,你帮桃花把她的行李拿到你们的房间。这几天是桃花的排卵期,今晚就给她和江一枫圆房,你去睡客房。”

  我听得差点三观炸裂。

  我这婆婆也太奇葩霸道了吧,好在我并不喜欢江一枫,要不然这会得被婆婆给气死。

第八章 给他们腾地儿

  看我站着没动,婆婆不满的说道,“怎么?心里有怨气啊?”

  “哦,没有没有!我连连摆手道:怎么会呢,桃花妹妹这么重要的人物当然要睡主卧。我嘛,既然生不出孩子,睡次卧应该的。”

  婆婆看着我一脸嬉皮笑脸的样子,似乎难以相信我竟然这么顺从。我也懒得再跟她周旋,牵了桃花道:“桃花妹妹应该对我们家还不熟悉吧。来来来,我带你去。”

  “谢谢姐姐,你真好!”

  桃花随我进了二楼的我和江一枫的婚房。这间房也就我们逢年过节回来住一下,平时都没人住。

  我一看,收拾得还挺干净,床单被罩全是新的,看来我这婆婆是早有准备呀。

  “哇,一枫哥哥的房间真好看。”桃花在硕大的房间里到处转悠,好像发现了一个新世界一样,脸上充满了惊喜。

  “姐姐,这都是你的衣服吗?真好看哪!”桃花从衣帽间冒出半颗脑袋,兴奋的问道。

  “是呀,喜欢哪件,随便挑。”我十分大方的答道,心里一动,走到衣帽间,拉开一个抽屉,对桃花道:“你看,这些睡衣你晚上可以穿,我保证你一枫哥哥绝对喜欢。”

  “是吗?”桃花迫不及待地走过来,拎起一件蕾丝丝绸睡衣,立马吐了下舌头:“哎呀,这是透明的?啥都看得见的,胸口还这么低,这怎么好意思嘛?”

  “哦,不喜欢啊,那就这个睡衣好了,保证遮得严严实实,啥都看不见。”我又拿了一套长衣长袖的居家服给她

  桃花掂量了一下,满面含羞地拽着那件蕾丝睡衣道:“那,还是这件好了。”

  我抿着嘴偷偷笑,“好了,你先休息。我出去了啊!”

  “姐姐——”桃花有点不好意思的叫住我,“谢谢你啊!俺还以为你要生气呢,没想到你这么好!来之前,俺妈还说让俺防着你点,俺看她真是操心过头了。”

  “应该的,都是为一枫好嘛!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别客气,尽管开口啊!”我咽了咽口水,自己都感觉有点热情过头了。

  “还有……”桃花欲言又止。

  “什么?”

  “万一,万一以后一枫哥哥爱上俺了,要休了你和俺结婚,你不会怪俺吧。”

  我:“……,呵呵,不会,不会,只要一枫的决定,我都尊重。”

  听到我这么一说,桃花彻底放了心,一脸娇羞的扭身道:“那俺去换衣服了。”

  “去吧去吧!”我帮桃花关好门,转身走进隔壁客房,刚进门就猛地被一人拽进怀里。

  “谁呀!”我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江一枫,不客气的吼道:“你怎么在这儿?”

  “方渺渺,你干的好事!”江一枫一副要吃了我的表情。

  “我怎么啦?你桃花妹妹又不是我找来的。我也是受害者好吗,你怪我干嘛呀?我满腹委屈的挣开他。”

  “你是受害者?你是受害者把她往自己老公房里推;你是受害者,还教她用性感睡衣勾引自己老公。”

  “呵呵,你,都听到了?”我一脸黑线,压根没想到江一枫就在隔壁。

  “要睡你跟她睡,我才不睡!”江一枫气的抱着胳膊坐在床上。

  我一听急了,“我跟她睡又生不出孩子。没孩子到时候你妈又怪我。你赶紧过去吧,一会儿被你妈看见,还要冤枉我阻止你俩圆房呢。”

  “简直是疯了!全疯了!”江一枫一拳砸在床板上。平时冷酷决断的集团总裁此刻被三个女人逼得就差要自杀了。

  活该!我心里暗骂一句。

  “哎,一枫,你怎么在这儿啊?”婆婆果然经过房间,走了进来,顺道拿眼睛瞥了我一眼,敢情是我把她儿子留在房里一样。

  “赶紧回房,别让桃花等久了。”婆婆扯了扯江一枫。

  江一枫纹丝不动,苦着脸道:“妈,你能放过我吗?”

  “江家有后了,我就放过你!”婆婆一字一句,像个革命烈士一样,至死不屈。

  江一枫再次狠狠瞪了我一眼,无比烦躁的走出门去。

  哎!我去,又有我什么事啊,又不是我逼着你跟人圆房的。我真是,招谁惹谁了我。心里正郁闷呢,看到婆婆手里的东西,顿时浑身一震。

  “妈,你这拿的是……A片?”

  婆婆脸一红,把手里的东西藏在身后,尴尬的说道:“什么A片B片的,桃花农村来的,单纯着了。不让她学学,万一她不会怎么办。哎——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一枫?一枫?”

  看到婆婆追着儿子出去,我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真是,什么年代了还不知道这事儿。就算人桃花不知道,你儿子也知道啊,他那床上功夫……咳咳……

第九章 谁的电话?

?

  洗完澡从浴室出来正打算睡觉呢。只听到门又砰砰砰的响了起来。我以为是江一枫,打开门不耐烦的吼道:“又干嘛?”

  一见是婆婆,我挤出一丝抱歉的笑意。婆婆冷着脸瞧着我,“你,出来陪我看电视。”

  “可是我要睡觉了。”我十分不爽的抗议。

  “看完了再睡!”婆婆一副不容反驳的口气。

  “为什么呀,我又不喜欢看电视剧。”平时也没见她这么热情呀。

  “我不能让你干扰到一枫和桃花。”婆婆道出心里的担忧。

  “我睡觉怎么干扰他们了。”

  “你就在隔壁,难保一枫不受影响;再说了,你要忍不住是偷听什么的,影响他们那个——什么的——质量。”

  我:……我没这么无聊好嘛。算了,跟她解释她也不会信。我索性披了睡袍道:好吧好吧,我们去看电视。

  看完抗日神剧,又看婆媳大战剧,听着婆婆把电视里的那个媳妇骂的体无完肤,狗血淋头,直听到我的耳朵嗡嗡作响。

  我对这些剧情实在没什么兴趣,没看多久,眼皮就一个劲儿的打架,实在是太困了。

  “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这也太安静了吧。”婆婆时不时瞄瞄楼上,嘴里嘀咕着。

  “您要是不放心,可以上去看看。”

  “我有什么不放心的。我儿子那身体肯定是没得说。再说桃花那骨盆一看就是能生的。哪像你,瘦骨嶙峋的。”

  我去,这也能扯到我。算了算了,看在她是长辈的份上懒得计较。

  我打了个盹醒来,一看手机,已经十二点半了。就算要造人,这都三四个小时,应该也早就造完了吧。

  “妈,我实在扛不住了,我得睡觉去了。”我迷迷糊糊地站起身,这次她无论说什么我也不会再待在电视机前了。

  婆婆瞄了一眼楼上,也打了个大大的哈欠道:“去吧去吧。”

  得到允许,我几乎是手脚并用的爬到楼上客房。灯都没开,摸到床边,拉开被子倒头就睡。

  突然感觉身边热乎乎的一个人我吓得大叫一声从床上弹起来。紧接着,嘴就被人捂住了。

  难道家里进贼了?这个念头瞬间蹦入脑中,条件反射的对着背后那人胡乱一阵拳打脚踢。

  “嘘,是我!是我!”我听出是江一枫的声音,立即停止了动粗。

  “江一枫?”

  “渺渺?渺渺?你没事吧?”婆婆在房门外敲着门。

  我答道:“哦,没事!有只蟑螂!”

  “蟑螂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别吵着一枫和桃花睡觉!”婆婆训斥了一声,转身走了。

  江一枫揉着小腿肚子,痛的龇牙咧嘴,“你还是不是个女人啊,这么粗鲁,刚才差点谋杀亲夫,你知道吗?”

  “谁让你鬼鬼祟祟摸进我的房间。”

  “谁鬼鬼祟祟,我光明正大进来。是你在外面看电视看得这么晚,进房还不开灯。”

  我:……这俩母子真是一个德行,都不讲理!“话说你不是跟桃花睡吗?在这干嘛?”我推开江一枫。

  “没见过你这样的女人,竟然把自己的丈夫送到别的女人床上。”江一枫恨恨骂道

  “谁让我没有办法给你们江家传宗接代呢。”

  “是吗?你真不行吗?”江一枫说着猛地把我压到身下,手也不老实的抓住我胸部。

  “你想干什么?”我死死的按着他的手,不让他继续乱摸。

  谁知这家伙干脆就五指并用,索性抓住我的胸部不住的揉捏,“方渺渺,我想让你给我生个孩子。”

  “你休想!你放开!放开!”我扯开他一只手,另一只手又侵占上来。我俩几乎像打架一样,虽然我蛮横的抵抗,可还是被江一枫占了上风。

  他那个地方抵住我的敏感部位,正要进一步动作的时候,他的电话恰好响了。

  也许是怕婆婆听见,江一枫停止动作拿起电话走到卫生间。

  我的手机也亮了,是陈佳佳发过来的信息。“你猜那个项链的主人是谁?-吴海珊”

  吴海珊?江一枫的初恋情人?他们不是三年前就分手了吗?难道说这几年他们其实一直在一起?

  来不及细想,就听到江一枫挂掉电话走了出来,闷声道:“我有事出去一趟。”

  “这么晚,你去哪儿?”

  江一枫颇有兴致的弯下腰盯着我的脸道:“怎么,突然关心起我的行踪了?”

  黑暗中他那双大大的眼睛透着两点晶光,显得格外摄人心魄。那双大手又要欺上来,我躲开道:“我才懒得关心,我是怕你大半夜出去被人绑架了,或者撕票了,我没法向你妈交待。”

  “按理我这会应该跟桃花睡在一起,就算被绑架了跟你有什么关系。”

  “也是,那您自便!”

  江一枫穿了衣服,悄没生息的走出去。我站在窗口,看到他的车驶出车库。

  他去哪儿,是去吴海珊那儿吗?刚才打电话的人是否就是吴海珊?他说话那么温柔,似乎还笑了几下。

  不知为什么?我的心里突然有点烦闷。

  算了,关我屁事啊,他们要有什么不正当关系才好呢!我骂了自己一句,滚回床上,闷头睡觉。

标签:前夫

    搜牛故事网 http://www.sybhwy.com

    Copyright 2002-2018 梅州市华宇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4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