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搜牛故事网 > 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诡异的电视插花

诡异的电视插花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9-06-24

2008年秋,我和一批工程师去省城参加工作交流会议,这些人大多是西装革履、秃顶腆肚的老男人,我作为唯一的女工程师,被安置在一个单间里。

听了一天的报告和评估,很累。晚餐时又被人灌了几杯,回到宾馆时,已经天旋地转了。倒在床上正要入睡时,突然想起播放《金枝欲孽》的时间到了,连忙打起精神,打开了电视。

我看得有些心不在焉,头慢慢地垂下,睡意浮上来,却还是不甘心地坐在沙发上,让电视对白有一句没一句地灌进耳朵里。

“现在我凭借车牌号,高晓丹没费多少周折,就查到了车主人的住址。她按照地址找过去,那是所坐落在山脚下的古老宅院,建筑物是西班牙风格的两层小楼,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头了,给人种斑驳、陈旧的感觉。们播报关于陈浦大桥出现险情的新闻……”

一听“陈浦大桥”四个字,我骤然清醒。因为我就是负责这个工程项目的设计师。电视插花中突然出现的新闻主持人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他的背后正是本市标志性建筑陈浦大桥。

这个记者好眼生啊,电视台有这个人吗?我和他们多次打交道,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呢?

记者继续字正腔圆地播报着:“陈浦大桥目前已出现大面积裂缝,主墩体和桥盖甚至出现了两厘米宽的裂缝,此桥建成仅仅5年,如此高危豆腐渣工程实在让百姓寒心,一旦出现事故,后果将不堪设想……”

插花一共播了3分钟左右,大桥的损坏处还有镜头特写,听得我后背发凉,看得我心惊胆战。等到插花播放完毕,自动切换到《金枝欲孽》,我的心还在咚咚直跳,要知道,项目招标时,我把它包给了我一个大学同学,但我心里明白,他的资格根本不够修桥。

我注意到主持人拿的话筒压根没有台标,我再也没心思去看电视,直接去隔壁房间找副市长。他也正在看《金枝欲孽》,听了我的讲述,吃惊地说:“我一直没有换过频道,哪里插过什么新闻?你是不是搞错了?”

副市长为人严谨认真,我只好打电话给家里,他们也一致声称没看到这个频道插入任何新闻。

开完会,我心急火燎地到陈浦大桥一看,不过5年历史的陈浦大桥表面气派豪华,主干处已经伤痕累累。

我又召集技术人员鉴定,发现这座桥所用的水泥标号不够,钢筋数偷工减料,质量严重不过关。当初是怎么通过检验的?我真想打自己几巴掌。

技术人员说:&ld"姐姐说,晚上有游乐园的特别活动,爸爸你陪我玩嘛!"潇潇已经迫不及待了,拉着邹兴就往旋转木马那块去。芳然在他们身后挥挥手:"玩得愉快!"quo;这座桥现在只能承担10吨以下的车辆,而且抗不住4级地震。”

第天,天色阴沉,老两口在院子里准备贴喜字。周斌先去车里打火,依然打不着;只好回到院子看他们干活儿。双喜字有些古怪,周斌仔细瞧,原来两个大红喜字各有点是白色的。"喜字掉色了,换套吧,不太吉利。"周斌提醒道。陈伯看了下,皱了皱眉头说:"好像是有点没印好,可没有多余的,将就用吧。"我心头一惊,想起由于本市勘测出储量很大的铝矿,大批开采机械正准备7天后进驻本市,要经过陈浦大桥,我还特地组织了数只是要她。百名中小学生在桥上举行欢迎仪式,那些机械一辆也起码有50吨重啊。

我不用闭眼睛,也能想象到那副惨景。不容我细想,我立刻打电话过去,通知机械绕道而行,并且封闭了陈浦大桥,开始进行维修加固。出于后怕和责任,我每天都要到桥上督导。

我私下调查了那天电视台对陈浦大桥的新闻播报,结果一无所获。

一天,我去拜访负责维修施工的林工。他家张爷就问:"怎么回事?"客厅正中悬挂着一张照片,一问才知道,照片上的人是林工的父亲,也是从事公路桥梁的工程师,已经去世多年了。

林工在一边一个劲儿地夸赞父亲:“我父亲为公路桥梁事业奉献了一生,当年是累死在施工工地上的。”

林工的父亲和那个记者居然长得一模一样!照片上他的眼睛盯着我炯炯发光。

虽然一切解释都无法圆满,但好在通过这个神秘的电视插花,我救了本城众多市民,当然,也救了我自己。

标签:插花诡异

    搜牛故事网 http://www.sybhwy.com

    Copyright 2002-2018 梅州市华宇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4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