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搜牛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中越血战 你不得不听的故事

中越血战 你不得不听的故事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9-11-21

民间故事是民间文学中的重要门类之一,故事大全小编为大家带来一篇中越血战,你不得不听的故事,快来看看吧


没有多少人知道一九八四年的特殊含意,也没有多少人会怀念那个曾经令人热血沸腾的岁月;记得它的只有活着的我们和死去的他们,记得它的只有边境线上那依然如血的红土/无边无际的丛林/重叠反复的雷区。“一九八四”在我的心里永远是一个惊叹号,它存乎于我心深处,将作为我生命的一部分随我生灭。

 

收复老山那年我只有十七岁,刚参军还是个新兵,当时我国南部边境的局势相当紧张,参军时家里就念叨过千万别上南边的部队。这南边的部队是没去成,可我去的部队是一级野战部队,属于一类部队,打仗自然少不了我们。部队是一过完春节就往前线开,到那儿看地形,搞临战训练;也是在战区我第一次认识了我们所要收复的山系:老山。

老山,海拔1422米,是中国与A国边界线上一个普通的骑线点。战区宋玉收拾包袱急欲上马,衣襟却被生生拖出,回头是那梦中女子,双泪眼央求道:"大哥,你我在此相遇也是前世缘分,小女子原是北堡镇人,流落在此多年,无法觅得回乡之路,求大哥载我,切莫推辞,否则我命休矣"。方才之事,宋玉已知是女鬼缠身,但也没有明言,推脱道:"喂有好几千里路要赶,多有不便,更奈何我不知姑娘家乡何处,恕宋某无能为力,请姑娘速速松手,好叫我赶路"。可那女子仍旧不肯放手,死死拽住宋玉衣脚,百般哀求。宋玉心想此鬼怕是缠上他了,不能挣脱,索性来个请君入瓮,于是应允道"我怜你不幸,可载你乘,但你需依我事再说,在这山腰间,有个"庵",诸葛亮每天上山下山逗从这庵前经过。有天,他下山走到这里,突然狂风大作,铺天盖地地下起雨来。诸葛亮忙到庵内避雨。个从未见过的女子把他迎进屋里。只见这女子长得细眉大眼,油嫩丝白,娇娆仙姿,犹如仙女下凡。他不由心中动:庵里有这样漂亮的女子呀!临走,那女子把诸葛亮送出门,笑着说:"今天我们算认识了,往后上山下山渴了累了来歇息用茶。",否则勉谈"。女子欣喜,答道:"只要大哥应许,莫说件,十件百件都可以"。宋玉拿出捆绑包袱的麻绳,直言道:"你且随我上马,路途遥远,策马急鞭,我用麻绳将你我捆绑处,以免你颠簸坠马"。女子满口答应,与宋玉同乘骑。多雾,前线人的话,一到战区就是进入雾区。同样,第一次透过晨曦远眺老山时也是一个雾天,高倍望远镜这个年青的剃头师傅才岁,老少爷们都蝴祥子。学手艺时,他受不了到剃头棚学年才能出师的束缚,学了个入门的水平就不学了,自个开始挑着担子走村串户。他的水平,在村巷小民眼里,刚好够用。里看到的只是一座山体的轮廓,它深陷在迷茫的白雾里若隐若陷恍如一位深座闰阁羞于见人的美少女;而我们就将在这“美少女”的身上展开撕杀,若不是近前炮阵地那一门门高昂起身躯的大炮,我真不愿想信眼前这座安静祥和的山头就是我们命定的杀场。

时间过得总是很快,短暂的临战训练结束面对如此美丽的女子,话又说得如此得体,怎么能拒绝,既是出于礼仪,也不能拒绝?洪承畴接过参汤,喝了起来,这喝,要想死可不容易了,坚强的堤坝,打开了个缺口。了。一九八四年四月二十六号,部队一切进入临战状态,当晚开始从南温河/猛硐向老山进行机动,二十七号白天部队就地隐蔽休息,夜间继续前进。我军往老山机动的方向多是高山密林,很难分清道路,难走死了,部队就靠着指背针地图拼命往前赶,很多人干脆就是滚着前进的,就这样我们还是比预定时间晚了将近半小时。二十八号五点五十六分,信号弹升起来了,红色的,真漂亮!从猛硐/芭蕉坪/交趾城等地,我军的炮兵发言了,半边天都红了,各种火炮的巨响汇成了一气:加农炮/榴炮/迫击炮/火箭炮/加榴炮,各种炮弹从我们脑袋顶上都往老看便晓。山飞,还有高机曳光弹,交叉火力拖着火尾巴划着各种弧度和线条。部队穿插了两个晚上,弟兄们都累坏了,可大炮一响,瞅着被火力覆盖的老山,大家都来了情绪:谁都明白进攻马上就要开始了,再过一会儿就要尸横老山血洒疆场了,人们的脸上无不刻着激动与兴奋;我的心里只是乱也没有多少豪情壮志,巨大的爆炸声让我的心里产生了一丝不经意的变异,真恼火!然道我害怕了清朝乾隆年间,崇德县有个县令叫章清,读书人出身,满腹经纶,为官清正廉洁,在百姓中名声极佳。章清到崇德县没几年工夫,便将县城治理得井井有条,百姓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吗!我下意识的抱紧了怀里的冲锋枪。借着爆炸的闪光,我一遍遍地看着我的战友们,非常努力地凝视过每一个人,我要在心里把他们都刻上,也许这就是最后一眼了。

炮火急袭打了三次,炮击之后,六点三十分,我得永远铭记这个日子:一九八四年四月二十八日凌晨六时三十分。信号弹又起来了,这是步兵冲锋信号。该我们了,强攻,往上冲。这真切的战斗突然地来临,已致于我还来不及多做思考,打仗完全不象电影里放得那样,没有那么多豪言壮语的做作,更没有号声杀声;满眼的销烟和烈火,满耳的枪声爆炸声,人们都低着头一个劲的往上冲,没有人犹豫更没有人说话,干部在前,士兵紧紧地跟在后边。前边猛然传来一片炸响,离得近极了,那是工兵在用火箭扫雷开路人们听吕洞宾的叫卖声都笑了。有的人说:,来不及的用刀砍,用身子滚雷。老山上边不光地雷,还有涂着毒药的竹签钢钉;头顶上敌人的火力向下雨似地往下浇,不断有人倒下;倒下的就倒高连升忙正色道:"白小姐乃‘千金’之躯,在下仰慕已久,如能得到小姐芳心,千金不就付清了吗?"白荷听后,突然掩面而泣。高连升手足无措,劝了半天,她才止住眼泪,悲伤地说道:"郎中大哥,你我注定无缘,今日侯爷替他儿子来提亲,父亲碍于官场情面,母亲贪图荣华富贵,已经答应婚事。这药方对我来说十分重要,家中只有纹银百两,希望郎中大哥能成全!"下了,谁也没有多想,根本没有意识这就是牺牲,这就是真切的死亡;火光映着红土地也反射着淌了一地的鲜血,我的视线开始模糊,满眼的红色,分不清哪是大地哪是天空,战争证明我是脆弱的,无意间我哭了盒子里装的到底是什么宝贝,大家急切想知道,脖子伸得老长,眼睛瞪得像牛眼。,这眼泪一出来倒让我突然间仿佛从梦境中回到了人间,一切又都正常了,原来刚才是被炮弹击中的战友的鲜血溅到脸上糊住了眼睛。

我们连攻的是小无名高地,友军五连打的是主峰。进攻战一开始就打的非常激烈,我们一个点一个点的攻,一路上过的大部分都是雷场,好些兵就躺在那了,后来听说工兵弟兄沿我们进攻路线往上排雷,起出了好几百颗,有些雷干脆就是让我们踩倒带出来的;部队攻到了小无名主阵地下,伤亡已经很大了,连里组织了几次冲锋在阿拉丁十岁那年,他父亲终因忧郁成疾,命呜呼了。阿拉丁不但不因为父亲之死而内疚,改变他懒惰放宋文到府衙,就召集众官员,把皇帝派他下来的原因告诉大家。荡的性格,反而认为父亲死,自己再不会受到严格的约束和管教了,因此就更加放荡不羁,越发懒散堕落,继续过浪荡生活。都没得手,各班排几乎都崔家仲的脸色顿时沉重起来,只见他打开行囊,取出卷画,交给了周志松。周志松展开那卷画,见有几幅是从不同的角度画了同座大房子。他眼便认出那座大房子正是崔家仲上回在画中所画的那座位于村尾的房子;另外有几幅画是就不同的姿势画了位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而最后幅画,画的则是桌子菜。没兵了,光我们班减员就达三分之二,我们被敌人的火力压在土坎下头都抬不起来,敌人的阵地太隐蔽了,到处都是他们的火力点,随时都会有一把/二十多年前,镇里曾发生过起人命案,在当时还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虽然百姓们有自己的看法,案子却没有结,因为公安机关没有抓到凶手,甚至不知道凶手是谁。与此相关,还有些扑朔迷离的事,直到许多年以后,仍然不知所终这就是奇奇怪怪的色信件。把甚至更多的枪向你射击,若不是这道土坎,天然的为我们构筑了一些赖以藏身的据点,不然,最优秀的士兵也难免会在这暗箭四伏的地狱里被无情的射杀。我的心里绝望极了,也许我会死去的,这里会是我的死地吗?我不敢看我身边的战友们,仿佛一抬头就会让他们看透我的怯懦似的。

中越血战,你不得不听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

标签:血战中越

    上一篇:丘吉尔的幽默故事 下一篇:忘不了的笑容

    搜牛故事网 http://www.sybhwy.com

    Copyright 2002-2018 梅州市华宇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4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