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搜牛故事网 > 哲理故事 > 智慧故事 > 签了字能反悔吗

签了字能反悔吗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9-08-19

李奇的父亲生前是个集邮爱好者,去世时留下几大本邮票册。李奇对邮票不感兴趣,在后来的几次搬家中,他一直想把它们处理掉。

  签了字能反悔吗一天,李奇的同事赵毅来他家玩,无意中在书柜顶上发现了这几本邮票册。

  赵毅是个集邮爱好者,平时对邮票特别上心。他捧着这几本邮票册,爱不释手地欣赏了很久,心里竟“怦怦怦”如小鹿乱跳。

  李奇见状,不由对赵毅摇头叹气道:“也不是好东西,堆在家里占地方。”

  赵毅闻言,心中便多了一个念头,他说:“兄弟,你看这样行吗?我出5000元,买下这几本邮票,也算是帮你解决困难吧!”

  李奇万万没想到:这几本邮票居然还能卖5000元。于是,他立刻爽快地答应了。

  赵毅呢,是个有心人。他怕今后双方产生什么纠葛,便立下字据,一式两份,最后和李奇分别在字据上签名画押。

  这事过去了好几年。有一天,李奇父亲生前的老战友来李奇家探望。

  在聊天时,两人聊到李奇父亲的那几本邮票册。老战友告诉李奇,那批邮票中,有5张纪念新中国成立的主题邮票,相当珍贵,现在市面上每张已经炒到5000元了。

  李奇对邮票是一无所知,可他知道人民币呀。事后他赶紧去打听,果然不假,他那几本邮票册值大价钱了。

  这时,又有人告诉李奇,说赵毅正在四处寻找邮票买主,打算大赚一笔。

  李奇这才知道:当初自己卖邮票是吃了个大亏。他为自己的糊涂行为后悔不已。

  李奇想了好久,最终还是去找赵毅,一见面就说:“好你个赵毅,早看出我的邮票价值不菲,竟然昧着良心坑我,哼,这买卖我不干了,这是5000块,退给你,赶紧把邮票还给我!”

  赵毅听了这番话,也干脆撕破了脸皮,没好气儿地说:“这买卖,可是‘周瑜打黄盖—你情我愿’的,你收了我的钱,这邮票就是我的了。再说,你白纸黑字都签了字,难道还能反悔?”

  这句话就是一记闷拳,打得李奇当时就没了声音。是呀,白纸黑字,签了字就不能反悔,这道理李奇还是懂的。

  李奇回到家,越想越来气,在客厅里抽烟转圈圈。

  妻子看了不忍,就说:“老公,咱不懂法律,自己着急也没用,明天咱去找律师咨询咨询,让他们分析分析,那些邮票到底能不能要回来!”李奇眼下也想不出好办法,也只有这么办了,便点点头。

  第二天一大早,李奇夫妻俩就来到了律师事务所。他们把如何卖邮票,如何发现自己被坑了,想取消这笔交易的事原原本本地向律师说了一遍。最后,他们还拿出了签了字的字据。

  律师耐心地听完夫妻俩的描述,又问了李奇几个邮票方面的问题,最后拍拍李奇的肩膀,说:“别着急,我看啊,这邮票能要回来。”

  之后,律师又给李奇夫妻介绍了很多相关法律知识。李奇这才觉得宽慰不少,并决定要用法律来维护自己的权益。

  事实果然如此,法院后来在开庭审理这一民事案件时,认为李奇缺乏对邮票相关知识以及市场行情的了解,导致他对买卖标的物的价值有严重的误解;而赵毅在知道此邮票的价值后仍以较低价格换取,显然违背了我国民法的基本原则。因此认定李奇和赵毅签订的买卖字据属于可变更、可撤销的民事行为,由享有撤销权或变更权的当事人决定是否变更或撤销。

  在法庭上,李奇再次明确要求行使撤销权。最终,法院予以支持,并宣判:李奇退还赵毅人民币5000元,赵毅则必须将几本邮票册悉数退还给李奇。

  律师点评:

  《签了字能反悔吗》故事主要涉及一个法律问题,即合同可撤销的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54条规定:“因重大误解或订立合同时显失公平的,受损害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仲裁机构变更或撤销。”

  故事中李奇不懂集邮行情,主观上不知父亲去世后留下的邮票册实际价值。而购买者赵毅是集邮内行,他明知李奇手中邮票册价值不菲,却以超低价格促成交易。如此两者对比及邮票册价值与交易价值差值甚大,这笔交易显然存在重大误解及显失公平情节之嫌,故法院认定可撤销是有法可依的。

  律师特别告知:一般说,法院办理此类案件较为严格,受损害方需要承担主要举证义务和责任。

 有个农村姑娘叫阿玉,在城里一家小饭店打工。一天晚上,她下班晚了点,在走回住处的时候,街上静悄悄的,心里不禁直打鼓。

  这个逃犯白当了刚拐进小巷子口,旁边就闪出两条黑影,一左一右拉住她,还在她脖子上架了一把刀。阿玉知道碰上坏人了,吓得一哆嗦:“你们把我的钱拿去好了,放我走吧。”

  谁知道,这两个家伙却笑嘻嘻地在她身上东摸一下,西摸一下,说道:“别急,钱等会再给也不迟。”阿玉明白了,这两个坏人不单要劫财,还要劫色呢。

  正好这会儿,外面街上走过一个人。阿玉不顾一切地大声喊了起来,那人本来是低着脑袋走路的,听到喊声,抬头往这里瞧了一眼,又迅速低下头去。

  阿玉不由大失所望,可她不甘心,又连续喊起了救命。没想到还真起作用了,外面的人好像怔了一下,似乎被她的喊声打动了,突然一下冲了过来,厉声喝道:“快放开她!”

  阿玉一看这人,又惊又喜,原来是个熟人啊。谁呀?就是和她在同一个饭店打工的老边。他一定是听出了自己的声音,这才拔刀相助的。

  那两个坏人见有人管闲事,也不慌,冲老边挥挥刀子威胁道:“回去睡你的觉吧,你活得不耐烦咋的,想找死?”

  老边一点都不害怕,还冷笑起来:“你们说对了,我是有点活得不耐烦。找死就找死吧,老子十年前本来就该死了,又活了十年,赚了!”

  两个坏人一听,不由得重新打量打量眼前这位好汉,换了个口气:“兄弟,你是哪条道的?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啊!”老边说:“本来是正道的,十年前走了歪道。”说着,一步步紧逼过去。

  两个家伙显然有些胆怯了,这么放手又太没面子,就抖抖手中的刀子吓唬老边:“老子这把刀可捅过人!”老边哼一声:“光说不练有个屁用,你捅我呀!妈的,老子捅的人比你高级多了,我他妈捅过乡长!”

  两个家伙眼里立刻闪过一丝惧色,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两步。阿玉呢?在一旁看着老边,不敢相信地瞪圆了眼。老边在店里是个杀鸡杀鸭的杂工,老实巴交,整天只知道埋头干活,从来没见他大声说过一句话,就是看人也不敢抬起头。可没想到呀,危急时刻,他表现得就像电影里的英雄人物一样,不但有勇,而且有谋,几句话就把坏人震住了。

  这时,老边一看脚下有块砖头,就抓在手上,“嗷”地一声怪叫,就向两个坏人冲去,全然是一副只进攻不防守的架势,分明就是要拼命啊。

  两个家伙一看,犯不着跟他搏命啊,一招没过,撒开脚丫子就跑。

  阿玉在一旁看得心都快要跳出来了。一看老边终于把两个坏人赶跑,激动不已地跑过去拉着老边的手:“老边叔,太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真不知道……老边叔,想不到你这么勇敢啊!”

  老边笑了笑,说他牙痛出来买点药,谁知刚好撞上了,他本来并不想管,可一听是阿玉,就只好插手了。

  他送阿玉回到住处,转身走了几步,忽然又折回来叮嘱阿玉道:“今晚上的事,请你不要对任何人讲。”

  阿玉一愣:“为什么?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呀。”

  老边支吾着说:“不为什么,我只是不想让人家知道。”

  第二天来店里,阿玉早把老边的叮嘱忘一边了,逢人就把自己昨晚上的经历说出来。传来传去,全店的人都晓得了,就连在饭店吃饭的客人都听说了这回事。大家都纷纷夸赞老边的英雄行为,都说看不出来,老边居然这么厉害。

  老板也为自己的饭店出了个英雄感到高兴,他嚷嚷着说要给老边奖励,还准备给报社打电话,请记者来采访老边。

  晚上下班后,阿玉到街上买东西。在汽车站附近的街上,他忽然发现前面有个人很眼熟,追上去一瞧,居然是老边。只见他背着一个大行李袋子,低着头快步往前走。

  阿玉忙喊:“老边叔,这么晚你要去哪呀?”

  老边一惊,看清楚是她后,闷声说了句:“没去哪。”阿玉奇怪极了:“没去哪,你带行李干啥?”

  老边停下脚,犹豫了片刻,狠狠地一跺脚,冲她鼓起了眼:“阿玉,我昨晚叫你不要对别人讲,你怎么偏偏不听呢?”

  阿玉一愣,原来是为这个呀?可昨晚的事讲出来又怎么啦?犯不着连夜走人啊!她猛然一惊:“老边叔,昨晚你吓唬坏人的话,难道……”

  老边苦笑一声:“阿玉呀,我这人不会说话,你也知道的。昨晚上我说的话,并不是故意吓唬坏人的,而是真的,假话我编不出来啊。我本来就是个逃犯,这条命赚了十多年了,我还怕他们什么呀,最多就是和他们拼命。”

  阿玉吓得倒抽一口冷气:“啊!”望着老边,嘴巴张得老大。

  老边摇摇头,叹道:“我在饭店躲了十年,一直好好的,谁也不知道。可现在搞得我出名了,老板说还要请记者来,我不跑不行啊,逃一天算一天吧!”

  阿玉呆住了,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眼睁睁地看着老边走进了长途汽车站。

  第二天,饭店里果然见不到老边了,大家都觉得很奇怪。阿玉一肚子话卡在喉咙里,想说又不能说,难受极了。

  过了一个星期。有一天店里忽然来了两个警察,说要见阿玉。一看是警察找上门来,阿玉心里顿时明白了什么事,肯定跟老边有关。

  果然,警察告诉她,他们刚抓住了两个强奸犯,那两个家伙为了立功,主动交代了阿玉那晚上的案子,说他们遇上一个杀人逃犯,已经逃了十年了,而且杀的还是个乡长。他们一看,十分重视这个信息,所以就来找阿玉了解情况。

  阿玉听罢,一下跌坐到椅子上。两个警察一瞧,有戏,接着就耐心地对她做起了工作。阿玉听来听去,也想通了,老边虽然救过自己,是恩人,可他终究是个逃犯,总有一天会落入法网的呀,唯一的出路就是自首。

  这么一想,阿玉就把知道的一一倒了出来。警察越听,脸色越疑重,当即就赶去汽车站调查。结果还真查出来了,老边很可能逃到了百里之外的一座城市。

  警察去抓老边时,阿玉要求跟着去,说要尽最大的努力劝老边自首。警察一想也行,就把她捎上了。到了那座城市,查了几天,终于摸准了情报,老边躲在郊区一家砖厂里呢。

  阿玉和警察来到砖厂,一眼就看见老边坐在一堆砖上低头抽烟。她老远喊:“老边叔,你千万别跑啊!”

  老边猛地抬头,接着跳起来就跑。没跑几步,他又站住了,掉头慢慢走回来,冲警察伸出了双手:“我早料到会有这天的,我也不跑了,你们抓我吧。”

  警察拿出铐子,想了想,却没有往他手上铐,还拍拍他肩膀叫他坐下:“你先说说,你十年前干过什么事吧。”

  老边痛苦地抓了两把头发,连连摇头叹气:“我真浑,我真浑啊,唉,都是喝酒惹的祸,我当时要是忍一忍,就过去了……”

  警察递给他一根烟,老边连抽了几口,眼泪啪嗒啪嗒直往下掉:“十年前,我在街上的饭店喝酒,同桌的还有几个人,其中一个是王乡长。喝到后来,我们都醉了,可王乡长还要给我灌酒。我不干,把酒瓶打在地上,王乡长扇了我一个耳光。唉,当时我也是昏了头,也是一巴掌扇过去。巴掌落在王乡长脸上,我当时酒就醒啦,知道自己闯大祸了,我打的是谁?那可是乡长啊。我跑回家,收拾了几件衣服,连老婆也没敢说一声就跑了。后来我打电话回家,老婆哭着说派出所的人来找过我,这才知道我闯大祸了,还叫我逃得远远的,永远也不要回来。唉……这一跑就是十年啊,家里什么样都不知道了。”

  警察等了半晌,问:“完了?”老边点点头:“完了啊,我就打过乡长一巴掌,其他坏事我从来没干过。”

  警察猛地一拍大腿:“我说呢,怪不得怎么查也查不到你的案底,按理说你杀了个乡长,怎么也得有点信息,没想到你就是打了乡长一巴掌,你怎么说捅过乡长呢?”

  老边脸一红:“当时我也是顺他们的话说说。”

  警察哈哈大笑:“老边啊,你这根本不算什么事啊,屁事没有!”

  “什么?”老边眼里闪过一丝亮光,嘴唇哆嗦起来,“我打的可是乡长,是干部啊,不枪毙也得坐好几年牢吧?”

  警察正色道:“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你们一块喝酒起争执,互相打了个耳光,最多就算个民事纠纷而已。就算判你的不对,顶多就拘留几天,你啊你,你整整跑了十年,亏不亏啊?”

  老边愣了半晌,倏地从地上跳起来:“这么说,我可以回家了!”

  阿玉高兴地一把拉住他:“老边叔,你还是先回饭店吧,记者都等着采访你这个英雄呢!”

老范和小马再次来到秀云家时,秀云和孩子正在吃饭,黑乎乎的饭桌上是几个干馒头和一碟咸菜条。他俩的到来显然让秀云吃惊不小,她慌忙起身,对老范说,范所长,还是没有大奎的消息呢,有了我就告诉你。

  飘扬的红被面老范笑笑,说我相信你。

  他从小马手里接过一个购物袋,里面是满满的儿童食品,对抬头看他的孩子说,毛毛,看爷爷给你带什么了。

  秀云说,范所长,这些年你一直对孩子这么好,我忘不了你的。

  老范说,应该的,孩子都5岁了,还没见过他爹呢,是个苦孩子。

  秀云没言语,给老范和小马找了两个小板凳坐下,眼圈就红了。

  老范说,大奎这几年在外面东躲西藏的也不容易啊,有消息就让他自首吧,政府会给他减刑的。

  说着,老范点了一支烟,缠来绕去的烟雾中,老范一脸严肃。这起镇子上无人不晓的拐卖儿童案已经过去5年了,主犯大奎却迟迟没有落网。每次面对受害者家属的哭泣和悲痛,老范除了安慰对方,就只剩下自责了。自己从部队转业后,干警察这一行三十多年,从一个普通民警到所长,破获了大大小小数不清的案件。老范很自豪,觉得自己的工作还算完美,可几年前却碰上了这起案子,当主犯大奎被警方锁定后,却突然人间蒸发了。大奎所在的村庄离镇子很远,几十里的山路,即使开车也要一个多小时,还要徒步爬上半山腰的村庄。几年中,老范已经来过数十次了,路边的一草一木他都能熟记在心。

  看着毛毛在院子里跑来跑去,老范说,毛毛娘,这几年里大奎就算没回过家,也该打过电话吧?他不想你,也该想孩子呀!

  秀云抬起满是愁容的脸,看了老范一眼,张了张嘴,又闭上了。

  老范叹了口气,说镇上被拐孩子的母亲疯了,家人送她去医院,她死活不肯,总说孩子回家找不到她。唉,孩子是她的命啊!

  秀云听了,一把将孩子搂在怀里,泪珠子咕噜噜滚了下来。她喃喃着,大奎该死,大奎该死啊!要是没有毛毛,我也不活了。

  看着秀云伤心的样子,老范从怀里摸出500元钱塞到秀云手里,说给孩子买点儿营养品吧,好好把孩子带大,你无愧就行了。大奎要是懂事,早该自首的,那样就能早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

  秀云推让着,把钱又塞到老范手里,说俺娘儿俩苦日子过惯了,能挺住的,再说我怎么好意思老要你的钱呢。

  这时,小马插嘴说,嫂子,你就拿着吧,范所长年前就要退休了,以后就来得少了。上次我们回去时,范所长在村口摔了一跤,回家躺了好些天呢。这不,他的腿刚能走路,就硬撑着来了,他不想在脱下警服前留下遗憾啊。

  秀云听了,呆呆地站着,脸上满是愧色。

  见老范和小马要走,她抹了一把泪水,说范所长,你和小马先坐回儿,我还没给你们沏茶喝呢。

  沏好茶,秀云从屋里的小柜里找出了一块火红的被面,她端详着,泪水再一次夺眶而出。她说,这是我和大奎的定情信物,结婚时都没舍得用,说是留给孩子将来结婚时做喜被的。那时我们穷得叮当响,我怀着毛毛6个月时身体特别虚弱,大奎说是去镇上给我买营养品就再也没回来。他缺钱,可缺钱也不能拐走人家的孩子呀。

  秀云把被面展开,搭在了墙边一棵大树的斜枝上,风一吹,火红的被面飘飘扬扬,像一面旗帜。

  老范和小马感到奇怪,就问秀云,这是咋了?

  秀云惨然一笑,指着被面说,这么些年了,也该见见阳光了。

  一壶茶刚刚喝完,就见一个男人慌慌张张地溜进院来。老范和小马吃了一惊,这人怎么和大奎的照片那么像呢?两人出于本能,迅速起身靠了过去。

  男人被戴上手铐后,一脸的不解,他看看那块火红的被面,再看看秀云,大声说,秀云,你不该骗我啊!

  秀云满脸泪水,说跟范所长回去好好交代吧,俺娘儿俩等你。

  望着大奎远去的身影,秀云号啕大哭。她想起了昨天晚上大奎摸进屋来的情景。大奎说,第二天中午如果一切平安,你就在院子里显眼的地方挂上红被面,我再来见你们娘儿俩一面,就要远走高飞了。

  秀云喃喃着,远走高飞?你能吗?

  年关将至,老范退休了。脱下警服的那一刻,他长长地舒了口气……

标签:邮票

    上一篇:香烟店女老板之死 下一篇:凶镜疑云

    搜牛故事网 http://www.sybhwy.com

    Copyright 2002-2018 梅州市华宇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4

    Top